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7年11月28日

反骨

三國演義的第五十三回,有一段孔明說的話:「......吾觀魏延腦後有反骨,久後必反,故先斬之,以絕禍根。」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反骨這個名詞的地方。正好我腦後也凸出一塊骨頭,我自個兒都懷疑這一塊就是反骨。

三十多年前的小時候,還是個反共復國的年代,小學生都會教唱愛國歌曲或淨化人心的歌,其中一首就是梅花。唱了幾次之後,我忍不住去問老師:「老師,歌詞中有『梅花,梅花滿天下,有土地就有它』,為甚麼我們學校連一朵梅花都看不到呢?」老師覺得很窘,也答不出來,望著我疑惑的臉,,很自然舉起拳頭敲了我一下。在那個年代,老師打學生是不會被家長告的,甚至我常聽到家長跟老師說:「我兒子如果不乖,請老師好好教他,儘量打沒關係。」

類似的反骨行為,並沒有因為這一次被打就結束,國中時問過老師:「為什麼去打撞球和溜冰的就是壞學生?」;高中時問老師:「為何清寒捐獻一定要交錢?我家也很清寒,沒有能力繳交不行嗎?同學有人交了錢,為何學校沒有給收據?」國小老師打的那一下,並沒有去除腦後反骨的魔力。

所以,從小的功課雖然不錯,但還是老師心目中又愛又恨的人物。可是我常想一個問題:是不是因為我天生帶有反骨的性格,所以常常會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意?我之所以四十歲了還沒達到理想中的成就,是否是因為成長過程中不斷地被壓抑創意所致?

最近一直在思考少爺的教育對策時,不免想起自己小時候的經驗,我列出了一份清單,都是我小時候最不希望被如何對待的,以及最希望父母兄長和老師所給予的協助。因為我總希望能不斫傷少爺天生的長處,儘量不要用眾人習以為常的眼光去看他的特殊行為。

只是這個社會體制似乎都喜歡把所有的人都變成一樣,不是都去學才藝,就是要努力升學,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學這些東西到底要幹麼。沒有拿到教育部頒發的文憑,是不是在台灣社會就活不下去?理財明明很重要,在我們的數學課本裡,從來就不提相關的計算,雖然加減乘除通通教過;在社會課本裡也不曾去認識錢對於個人和社會的重要性,只會講國家的歷史、地理和社會制度。這些,對於我們進入社會到底有啥用處呢?怎麼唸很多書的人反而更不能自己獨立在社會中生存?

這又讓我想起「塔木德」這本書。猶太人比較喜歡把小孩送到猶太學校,不喜歡送到世俗的學校裡。我想了很久,我認為它們不希望自己的小孩被培養成工蟻吧!因為猶太人喜歡做生意賺錢,不喜歡終生當個勞工,我們的社會卻強調「唸好的大學,畢業後找個好工作,安穩的過完這一生」但是,到底勞工賺的錢多,還是資本家呢?除了公務員和公營企業,現在哪有啥工作可以做一輩子的呢?

我到底該給少爺怎樣的教育呢?又該怎麼在國家龐大的教育體系下,告訴他在社會中生存真正該擁有的知識呢?

我看著成吉思汗的傳記思考著。少爺拿貼紙跑來要我貼在臉上,我摸摸他的頭,發現他腦後也有一塊跟我一樣的骨頭。或許,我的想法少爺也不會接受。

2 則留言:

  1. 天生反骨!這個我好像也常做!

    老師又愛又恨...我想每個教過我的人都有的感覺吧!(小時還被老師請回家自習過,明明大家都在學校呀!?)

    這種反骨,有好有壞,創意?在一個名字叫xx的地方也不一定可以發揮創意呀!

    要學著走自己的路可能比較重要吧!?

    至於書念的多就一定比較會生活嗎?我也抱保留的態度!(因為先前接觸過不少高學歷份子),或許生活上還ok!但是待人處世上就...嘖嘖...

    回覆刪除
  2. 呵呵~沒想到你也是反骨族的呀~

    走自己的路,我們的社會似乎安全比較被看重,想走自己的路,真的需要更多的勇氣、鬥志和毅力。

    小時後我阿嬤對那些只會讀書不會做人的傢伙,都是罵「書讀到背後去了!」我卻常想,這些人是被教壞了吧!這種人格方面的教育,我想他的爹娘是最有可能的兇手。

    回覆刪除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