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7年10月30日

叛徒

一切事情都從軟體自由萬歲!這篇文章在 CNET 出現開始。

這一篇文章,我只是有感而發,覺得自由軟體聯盟真的有遠見而且很偉大,讓電腦這個新興工具變成人類的共同智慧財,對於人類社會和文明都有長遠的貢獻,因此也呼籲大家應該重視這個運動。

不久後,CNET 的編輯寫 mail 問我,中研院的人要跟我聯絡,問我可不可以把通訊資料給他?(後來才知道是她)這...我一個非資訊本科畢業的人,在一家小公司做過幾年的資訊教材和一些數位課程的資訊界小菜鳥,中研院這個全國最高學術單位找我,這簡直就是一種無上的榮譽,哪還可能從口中迸出個「不」字?在電腦前面寫 mail 時,點頭如搗蒜,恨不得人立刻直奔南港,衝進中研院找這個伯樂。

幾次 mail 往返後,原來是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自由軟體鑄造場(OSSF)電子報的總編,看過我的文章之後,問我有沒有興趣寫稿。沒有太多的思考,我就答應了。完全沒有考慮過自己有沒有實力寫,就自個兒興高采烈的寫了。

只是寫了才知道壓力大(中研院級的水準,總不能毀在我手上吧?),而且寫的範圍都在我相對不熟的自由軟體。只是屁股已經洗了,不洗乾淨怎能穿褲子?於是上網查資料,找書找雜誌的努力釐清問題。

戰戰兢兢的寫了四次稿子,出發的觀點是從一般使用者的角度出發,論點和邏輯都還算嚴謹,沒出啥紕漏。只是就這樣被歸類為自由軟體的一員,立刻引來 Windows 支持者的笞伐。

這些人的攻擊為微軟公司說話不遺餘力,說得好像微軟很委屈,好像全世界都誤解虧欠它一樣。拜託,這個不知凶狠賺了台灣多少錢的跨國大公司,委屈啥?(君不見,各國都有學生特惠價,中國的 Vista 還半價,台灣微軟還搬出數位落差說台灣不需要,媽的,台灣人賺錢是很容易嗎?),微軟的軟體授權費高,它的封閉性不可更改,這都是事實,就電腦普及到如紙筆的今日,這樣的專利限制,本來就是對人類文明的長遠發展有「可能」不利,自由軟體提供了一個新選擇,我支持它,也鼓勵大家嘗試嘗試一下它,這樣有啥不對?好像我的文章一出,微軟的銷售量就會大降而倒閉。

後來,我又發表了自由軟體比較安全?一文,用意是要提醒大家,安全的問題存在於所有的軟體,包括開放的自由軟體和商業公司的封閉軟體。這一來,又被自由軟體的支持者攻擊。大家異口同聲的告訴我,它的架構嚴謹,和 Windows 不一樣,它很安全.......但事實擺在眼前,自由軟體被發現有漏洞,也發現了相關的惡意程式,或許它的數量比較少,但不代表它就是絕對安全,它的安全問題也應該同樣被重視。

只要存在著安全風險,使用者就該要有相關的安全意識,不能說它比較安全,就完全不管安全防禦這一塊。要不是使用者缺乏安全意識,怎麼會有被黑客控制的殭屍電腦?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攻擊事件?就算是目前發現的受害者都是使用 Windows 的好了,所以使用 Linux 的人就能高枕無憂?這是什麼邏輯?明明已經有事實證明自由軟體也「可能」出現安全上的問題,一個負責任的 Linux 使用者,就不該告訴其他正要進入這領域的人說:它很安全,別擔心。

我的觀點其實很簡單,就是一般使用者的觀點。這一向是我的強項,我擅長的就是把複雜的電腦術語和觀念講的簡單白話一點,讓初學者和一般使用者都能懂,就因為這樣我才會常常反問:一般使用者將會如何看待這樣的問題?他們真正想要知道的是什麼?他們不會想要知道 Kernel(核心)是什麼,只想知道哪一個比較操作起來比較簡單;也不想要知道 NTFS 和 Ext3 到底有啥不同,只想知道怎樣才能存取外接硬碟。一般的使用者就是如此的實際,很少會顧慮什麼大義名分或偉大理想的啦!(不然去問亮晶晶和 Charls 就知道)

所以,我就是從這樣的角度去探討所有的電腦問題,目的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用電腦,選擇一個對自己最實用方便的方案。討論的時候,請就事實來理性探討,不要有那種「各為其主」的言論,找盡不是理由的理由,甚至是政客那一套硬拗、模湖焦點轉移話題的方式來跟我講,一副不把對方駁倒死不休的樣子。這樣的非理性言論,無益於公眾利益啊!

我不是叛徒啦!我只是個追求現實利益的電腦使用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