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9年8月10日

當官的,你們的肩膀與骨頭在哪?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後蜀花蕊夫人(費貴妃),西元 965 年

這幾天看到莫拉克颱風在中南部造成許多災情,心中除了慶幸自己因居住在有許多危險公共建設的台北城而平安無事,不免為居住在中南部的親友感到擔心。打了幾通電話查詢後,所幸家人都平安,只有住在東港的二哥家中淹水,汽、機車、家電、家具都完蛋,損失雖然不小,起碼全家大小都還平安。

看到許多家園被淹沒,甚至生離死別的同胞,心中感到甚是難過,不由得想要做點事,幫點忙,無奈自己也是僅能溫飽的窮光蛋一個,只有一腔熱血,所以決定去捐血救人。就在等待天明之際,看到政務官和部份行政官僚的救災態度和速度,不由得讓我想到花蕊夫人的這首詩。

8/8 下午從民視看到有民眾對記者說,他向國軍工兵連要求救災時,指揮官居然回答說:「 風雨太大,不適合救災。」這真是讓我火冒三丈!當場真想衝去把人砍了,奪下指揮權來救災!

後來又看到新聞的統計數字,8/8 當天出動的國軍官兵居然只有 1600 餘人!看到如此的數字,相信任何有良心的人都會感到憤怒吧!空前的災情,空前的廣大受害區域、幾十萬人的性命受到威脅,社會上唯一的空閒人力-國軍,居然躲在營區內不出來幫忙,難道我們的國軍都是外國來的傭兵嗎?如果國軍的成員來自台灣的四面八方,難道自己的家園受難,親人有危,連伸出援手都不願意,還能期待他們能為國打仗,保衛家園嗎?國防部長官、基地指揮官,難道你們全是和台灣無關的外國人嗎?

民國七十七年,我在金門服兵役,遇到風災、水災,出勤救人、清理街道,可以說已經是常例。雖然在大風大雨中出勤,心理多少都有點不樂意(好吧!我承認,是很不樂意),不過在援助結束,看到受援者的感激神情,大家心裡也覺得不枉費一番辛苦,最後大家總是以「因為我是男子漢,所以才有機會做這種積功德的好事」來自我安慰,畢竟能讓地方上的民眾,能夠迅速恢復正常生活,減少損害的只有我們才辦得到,當然是很光榮呀!(不過說實話,民眾的回饋,往往超過我們所付出的,我們常常是受之有愧!尤其是助割農作物的時候)

但是廿多年過去了,現在看災害救助新聞時,越來越少看到國軍弟兄救災的畫面,好像申請國軍支援越來越困難一樣,難不成官兵的性命,都比人民值錢?各位還在服役的官兵弟兄,別忘了你們都是從哪裡來,有一天你們也會退伍,有一天你也會遇到需要別人援手的時候,今天的付出,只是在建設互助社會的一個小角落而已,如果這一輩的人都不願為自己生活的國家或社會付出時,下一輩將不會有學習的典範而繼續讓這個國家或社會變得更美好,想要仰賴他們建立一個美麗新世界,那也將會是空想!到那時候才抱怨人心澆薄,已經來不及了!

除了對國軍的不滿(正確的說,不滿的對象是國防部長官和各級指揮官),還有各級政務官首長。這些人,躲的躲,出國的出國,回國來還一堆理由!雖然大家一點都不想看政務官表演冒著風雨的巡視秀,但不代表大家不需要政務官來統一指揮,迅速救災,大家希望的是讓有限的救援人力和物資,能迅速確實的發揮作用,不是像無頭蒼蠅一般,各自忙各自的。(在此,順便向那些英勇救人的警察和消防隊員致敬!)

平常,政務官們只會剪綵搶鏡頭,即使根本與他無關的施政成果、職務上本來就該做的事或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拚命得和自己扯上關係,或者硬要膨脹成偉大的政績。然而當災難來臨之際,就忙著撇清責任!相關建設在一個中度颱風下,居然是不堪一擊!難道這些人的決策,真的都毫無瑕疵和責任嗎?一旦大家開始追究,馬上就把責任推給文官體系,好像政務官們都是天縱英明,決策絕對都是對的,不會有錯,所有的問題都出在執行的文官體系!(貓纜的責任問題不就是這樣落幕的嗎?柵湖線和新生高架橋更厲害,已經下推到承包商身上了!)

就算這次天災的威力,已經遠超過公共建設所設計的承受力,決策和執行上都沒有瑕疵和責任,但事情都已經發生,救援、善後和收拾是眼前第一大要事,政務官應當和所有基層人員一樣,要戮力以赴。如果握有指揮權的政務官都嚇傻而毫無作為,那麼國民選這樣的官員出來到底有什麼用?

說起來,國民可沒虧待過政務官,反而是太好!政務官每月的薪俸和加給,哪個沒十萬、廿萬以上?而且當過政務官後還有豐厚的退職金可拿(請參閱政務人員退職撫卹條例),國民對待他們已經不只是好而已,簡直是超乎想像的優!但這一票拿國民錢財卻不肯為國民消災的政務官們,跟花蕊夫人詩中所形容者有何差異?

我小的時候,一個男生如果被別人說上一句:「你不是個男人!」那可是莫大的侮辱!因此而怒目爭吵算是輕微的,大幹一架也是正常的。因為,自古所謂的男兒、男兒漢、男子漢或前面所說的男人,對象都是指有擔當,肯捍衛自己生存價值且遇事不退縮的人,絕對不是性別差異的另一個代名詞而已!花蕊夫人的悲憤,就是因為決策者不肯為自己的生存價值和尊嚴而戰,只求自身富貴不顧他人生死就投降的一種憤愾。所以這樣的人只能在性別上列為無價值判斷的雄性個體,價值上不能算是個男人!

面對五十年來最大的災患,當官的,別再只想著自己的官位,別只想著自身性命安全(所有人的性命都是寶貴的),請拿出你們的肩膀和骨頭給大家看,讓大家知道你們在這個國家和社會裡面確實是有點用處的。你們既然坐在國家神器的位置上,就不要污辱國家神器的尊嚴;拿了國民的錢,就要確確實實地做該做的事!別做個花蕊夫人所不屑的人!

p.s. 在重男輕女的古代,有擔當的人大多是男人的專利,不過今日是男女平等的時代,女人一樣能頂半邊天,所以女性政務官,不要再用古代的標準來卸責!坐了政務官的位置,就該負起政務官的責任!否則就不要站著茅坑不拉屎!真不想當就下台,想當得人還多的很!(沒錯,我就是在講妳,台東縣長鄺麗貞!)

8/11 補充

8/11 蘋果日報刊載「雲林縣口湖鄉青蚶村長繆榮堂見村內積水不退,為了救村民,冒雨與妻子摸黑爬上水門,準備開閘門時,不小心腳勾到鐵環,與妻子雙雙掉落大排,繆奮不顧身將妻子往上推、讓妻子拉住水門板撿回一命,他卻因氣力用盡無法游上岸,雖經警消搶救送醫,仍不幸殉職」

本人在此為這位英勇的村長致上敬意。像這樣的政務首長,才是盡職,給予撫卹和榮典,相信任何人都會心福口服。可惜根據地方制度法,村里長是不支薪的,也沒有撫卹退職金!

4 則留言:

  1. 官越當越大,膽子越來越小,這種實在是太多了,這是人性。但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難道就不是人性了嗎?

    回覆刪除
  2. To 拆組達人:
    順著人性做事,人人都會,實在也沒什麼。不過,坐上某些位置或有了特殊身份後,就必須捨棄人性。例如當了爸媽,半夜就得起來餵奶;當了一家之主,就得扛起一家的家計和大小事!

    爸媽不負責任,小孩就得挨餓長不好;一家之主不負責任,全家都得挨餓受凍!這是大事,不是一句人性就可以把責任撇的一乾二淨!

    看看第一線的消防人員和警察,誰不想躲在舒服的家?但是職責所在,豈能如此乎?唯沖風冒雨救人,方不辱身為消防人員和警察呀!

    回覆刪除
  3. Pchyan8/12/2009

    台灣的官真是符合『官字兩個口』,上面和下面,上面負責吃、貪、口水戰,下面只負責放屁和拉屎!!

    回覆刪除
  4. To Pchyan:
    倉頡造字的時候,大概就已經很清楚「官」的特性了吧!

    回覆刪除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