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9年3月23日

<原創科幻小說>仲夏夜的死鬥

我曾經連續三年參加倪匡科幻獎,不過全數敗北。

為什麼會去參加?文學上的喜好當然是有,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為了高額的獎金。也許就是因為心中只有獎金,無法真的為創作而創作,才會每年都在初審時就落榜吧!

既然本事不夠,為何還參加那麼多次?一來,不服輸;二來我認為也許是經驗不足的關係;三是這個比賽會公佈評審結果,讓我覺得這個比賽是公平的(就算是作表面功夫,起碼也做的很漂亮!),讓我看到自己的文章在別人眼中的缺點,這對我提昇自己的技巧是有幫助的。

不過評審們並非詳細交待淘汰原因,只是列出幾個常見的而已。在初審這一級,列出的淘汰原因有五個,詳見下圖:



在 2006年這一屆,我的淘汰原因是 ABC 三項,真的是很慘烈(所以連拿到部落格充版面都不敢);2007 年有些許進步,只有 AB 二項;2008 年這一次的成績算是最好的,只有 A 一項。(詳見下圖)



雖然對這一點我有點不服,不過比賽原本就是以別人的標準來斷高下,不是自己說好就好。無論如何,有一點倒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經過二次比賽的磨練之後,我的寫作技巧算是有進步,因此這一篇我就敢拿到部落格上充版面......

好啦!廢話少說,現在來交待一下本文的一些重點。這一篇小說的靈感有三,一是參加一場長輩喪禮的所見所聞;二是聽了一位朋友敘述有關喪禮的荒謬故事;三是 Intel 和 AMD 爭相推出多核心 CPU。由這三個靈感,我想講的重點有三,一是現在社會中,長輩和晚輩之間的情感常是疏離的,卻因為傳統觀念而不得不在喪禮中用各種方式,表現出有孝心的樣子給別人看;二是這個表現參雜了許多迷信和無知;三,最後,主角企圖用現代電腦科技來重現神話傳說,希望能藉此而破除迷信,結果卻無法如願的故事。

也由於這一篇小說的創作,讓我聯想出一些未來多核心電腦在生活上的可能應用,於是把小說中的部份情節改寫成一篇文,投稿到 ZDNet Taiwan 去。不過目前只有上半部被刊登出來(幻想:若有32核心的筆記型電腦……),至於下半部則被主編認為和 ZDNet Taiwan 以企業應用為主的方向不符,目前還在斟酌中,尚未沒被登出。所以,我也沒辦法刊出全文和大家分享囉!

今年還會參加嗎?看看吧!

-------------------------科幻小說從分隔線以下開始!----------------------

人死了,在熾熱夏天來臨的前一刻。

他接到妻子的簡訊通知,無奈的請了喪假,匆忙買了幾件免洗衣物,趕到附近的交流道和妻子會合。驅車南下時,心理有些嘀咕。那表情,卻被以為是哀戚的結果,這是他感到稍微安慰的地方。

望著前方稀稀疏疏的車輛,心中卻極力壓抑住這個念頭:「死就死了,關我屁事?」卻又覺得不可對長輩的死如此無禮,雖然這個長輩是因為結婚才有親戚關係的。

「沒一起生活過,每年回娘家的日子也寥寥可數,只有禮貌性問候的接觸,叫我如何掉得出眼淚來?」邊開車,心中的情緒在發作。「對太太的阿嬤如此不敬,不怕有報應?最近的運氣好像不怎麼好,不怕更背嗎?」EQ 也跟著反駁。就這樣以心問心,以心答心,過了龍潭、後龍等一堆收費站後,終於要下高速公路了。

「跪下來,爬進去?」雖然他極力掩飾語氣中的驚訝和不滿,妻子掉淚的眼睛裡,還是看得出疑惑和憤怒。他連忙低下頭,跪下來開始爬。三合院內傳來許多婦女的哭聲,雖然他想應該要配合著哭才顯得出誠意,無奈對妻子的阿嬤沒有太多的感情,該死的眼淚怎麼樣也掉不出來。突然,他有一種屈辱感上身,「為何要向一個陌生且死掉的老人下跪呢?」對於自己這種澆漓,他感到很驚訝,「自己怎麼會如此不厚道呢?」低著頭,邊爬邊指責自己這不厚道的念頭。從小到大所受的品格教育裡,不是都說要尊重長輩嗎?薰陶了如此多年,居然還是這麼斤斤計較於親疏生熟,自己的器量未免小了一點。邊罵著自己邊配合妻子的腳步進了三合院的大門,岳母拭著淚扶起夫婦倆,他趁勢揉了揉被堅硬水泥地弄痛的膝蓋。

中庭已經有幾個道士在做法,一陣反感湧出他的頭,這類的儀式根本就跟浪費與迷信畫上等號。「或許,就是因為有道士作法事這堆儀式,自己才會不爽吧?」他還沒放棄為自己找個合理化的藉口。電子琴、擴大機和一組大喇叭,令人耳朵生痛的音量,讓他皺起了眉頭,卻也讓表情變的和哀戚有點接近了。道士拿著麥克風唸著經文,他想,這對阿嬤有什麼用呢?

看著大家隨著道士的指揮,一下子下跪,一會兒磕頭,不滿漸漸的轉移到道士身上,一種被迷信操縱者擺佈的感覺漸趨濃厚,他的心思開始轉向如何破除道士的言論。

「西遊記上面說,南斗註生,北斗註死,人死了還念什麼南斗經呢?」

「封神演義提到出口有願,如果違背誓願可以做法來解,當年那些運用法術自如的煉氣士都沒辦法解了,難道你們這些道士會比他們強?那先表演個土遁來看看好了!」

「當年玄奘大師在印度和婆羅門教徒辯論因果與死後的問題,破惡見論中已經用嚴謹的邏輯,否定地獄和輪迴的觀點,當時佛教與婆羅門教的高僧和學者們都奉為正論,今天這些人又用自己加油添醬的謬論來嚇人,不是騙錢是什麼呢?況且正統道教哪有輪迴啊?去看看史書好不好?」

從喇叭傳送出來的道士念經聲,法器的響聲,都被他腦海中的思緒所壓下,他的思緒開始集中在搜尋腦海內曾經讀過的書,想找出能破解道士的理論。陌生的葬禮所帶來的不自在感也就此消失。

想著想著,第一回的法事結束了,道士表示大家可以休息一下的聲音,把他從搜尋中拉回實境來。他鬆了口氣走進客廳,看到妻子的姑姑們收了哭聲擦著眼淚,眾多的親戚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拿起一杯瓶裝水走向廚房,默默的喝著,讓中斷的思緒又回到腦中。突然一陣心血來潮:或許那部32核心的新筆記型電腦可以派上用場?

在第二回的法事中,對道士那股莫名不爽又消失了,現在心中全是 32 核心筆電的事。用九架蜂針式驅蚊機來改裝應該就夠了吧?無線基地台和雷達,或許該擺在二樓的龍首燈內,低能雷射砲台起碼要十六座…..該裝在哪裡呢?趁著圍繞靈位祭拜的時候,他仔細看了看靈堂的布置,虛擬的想了一遍,腦海中浮現出哪吒使用九龍神火罩的情景,想像自己的雙手一拍,九架驅蚊機圍繞著靈位飛舞,配合低能雷射把道士嚇個半死的情景,心理湧起一陣得意,卻不斷告誡著自己千萬不要笑出來,也不可以露出笑意。

午后,以自己是外人當藉口,把姑姑和岳母對於法事和出殯內容的爭執,全關在小房間的外頭。作幾場法事,阿嬤就會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好?真是天大的笑話!他冷漠的在心中批判。再生時不來探視,要她們接回去住幾天也不願意,現在才怕鄰居說閒話?這種邏輯他怎麼也無法接受!更何況現在一心只想著 32 核心筆電將做的事,對於這種爭論更加感到厭煩,更不可能參與。他想知道的只是:有多少時間來準備這整個系統?

在回台北的路上,終於想好了所有細節。回家之後,仔細算過可能要花的金額,在網路銀行查過之後,決定要下手做這件事。

令他意外的是,公司給了和直系血親一樣多的喪假,這讓他對於完成計畫的把握度大大提高。當太太提起要多幾天回去幫忙時,他滿口應承,心想既能表現大方,又可架設系統,有何不可呢?眼球深處的笑意,讓妻子感到困惑。他連忙轉身,去收拾自己「該」帶的東西。

夜裡,他自願守靈的表態,讓大家都大吃一驚,有人以為是矯情,自然也有人當作孝順,他倒是全不在意,只是一味堅持自己要守靈。其實他知道大家都是都不是自願要守靈的,只要有人自願絕對會被支持,只是表面上還是得要表現出很有心並且極力爭取的樣子,免得落人口實。

夜裡的香,因為風的關係燃燒的特別快,在空中傳遞封包的無線網路,更是忙碌的傳回地貌資料。一邊將掃瞄結果建立起立體地圖,一邊開始分配 CPU 內各個核心所該控制的部分。驅蚊機和砲台都分一個核心,這樣子飛行路線和砲台的低能雷射應該都不會出錯了吧?雷達現在已經用三個核心在繪製地貌和飛行路線規劃,這應該也不會有問題。剩下的四個核心,就用在整個系統的控制,他想,這應該能完美的達成任務才是。

地貌蒐集完畢,接著開始進行飛行路線和雷射砲台安置地點的規劃。棚架、供桌、靈位、十代冥王的掛圖……都要考慮進去,螢幕上不斷的閃耀著各種線條和光影,看來一時還不會有什麼結果。他起身巡視一下靈堂,換上新的香,喃喃禱告起來。希望阿嬤不要怪他為了破除迷信而亂搞喪禮嗎?到底自己又迷不迷信呢?他自己插上香時,這樣的問著自己。

小心翼翼的取出蜂針式驅蚊機,在筆電上下了指令,九架機子全像平常一樣的起飛升空,按照剛剛才規劃好的路線開始收集光影資料。在夜燈下,他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驅蚊機,哪些是自然界的昆蟲,反正一切都有電腦負責。

他走到中庭去架設砲台,看了看阿嬤的照片。想想阿嬤對他其實也不錯,每次要回台北時,總會塞二瓶咖啡好讓他在路上提神。要說完全沒感情,恐怕也是自己從沒去注意到阿嬤的關心吧?低頭踱步計算距離,按照電腦的規劃架設每個微小的砲台,空中卻突然發出許多霹啪聲,電腦也發出了擊落的訊號,原來是鄉下的小蟲太多了呵!驅蚊機居然啟動了自我防衛系統,這又給了他一些靈感。只是不知道白天的蟲子是不是也很多?

出殯前一天,二姑堅持要多做一場法事。激烈的爭執後,眾人還是在懼怕鄰居的流言蜚語下妥協。好吧!那剛好來試試現代九龍神火罩的威力吧!

道士開始做法了。今天的儀式是要帶領阿嬤快速通過地獄和奈何橋,正確的投胎轉世。他冷笑了一聲,招魂幡上不是寫著接引西方極樂世界嗎?怎麼還要經過地府呢?這麼簡單的矛盾,大家居然還是信之不疑。這更讓他決定要按下口袋中的遙控器,32 核心的筆電幾乎同步開始執行代號哪吒的作戰方案,九架蜂針驅蚊機在預定的時間升空,在靈堂中四處盤旋,就等道士第二階段的做法。

「接引李氏楊珍到閻王殿,閻王問說台下所跪何人?答稱李氏楊珍,李氏楊珍有何善惡?請閻王勿問,我等乃為她引路往生極樂世界…」道士還沒說完,16 座砲台的低能雷射已經交織出一個三頭八臂的白色朦朧影像,空中傳出聲音:「兀那道士!善惡未分,如何就能過閻王殿?你有何能居然在此妖言惑眾?」眾人嚇了一大跳,望著影像全呆了,道士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領頭道士畢竟比較有經驗,只待了一毀就望著影像一拜:「不知天上的何方神聖降臨?弟子在此虔誠拜禱,為的只是讓生者安,亡者息,弟子絕無為非作歹,恭請神聖留名,好讓一眾弟子和信眾虔誠敬拜。」

「吾乃哪吒三太子,路過此地,見你等不明佛道精義,書不讀,道不求,就向人妄稱超渡,欺瞞世人,汝等可知吾有哪些法寶?若惹惱了我,定降下災殃,攪得汝等雞犬不寧!」

道士們聽了呆若木雞,一個個只想跑,雙腿卻像灌了鉛一樣,重的挪不動。一個膽大的小道士突然拿起三叉畫戟,口中唸唸有詞,望空中一指,喝聲「退!」,空中的影像不但絲毫無損,反倒舉起火尖槍向道士們刺來。

此時九架驅蚊機分為三組,向道士的眼睛發出低能雷射,道士們頓時眼睛睜不開,連忙下跪磕頭,只聽哪吒怒發如雷:「小道士無禮!居然敢冒犯我!當我是邪魔外道麼?今日若不顯顯手段,汝等不知天道無親!」只見哪吒雙手一拍,靈堂內出現九條火龍盤旋環繞,將道士們嚇得窸窣發抖,個個跪在地上不敢亂動出聲。

舞弄了幾分鐘後,他卻怕露出馬腳,於是再按下遙控器,就聽到哪吒開口:「此處善信人家,當心正意誠,不可妄信世俗的藉佛道正信所發的謬見,費有用之財,行無益之事,今日特此開導,他日不可再犯,吾去也!」只聽一聲霹靂聲響,哪吒與九龍寂然消逝。

這時他站起來開口了:「就說不要辦這什麼法事,引了哪吒正神來,他日有什麼災殃看要怎麼辦?誰要負責?」眾人正議論紛紛如何收拾這個亂局,那三個道士也在靈堂一角竊竊商量,就在大家決定要找道士們理論時,這位資深的道士說話了。

「各位,我知道大家想說什麼,不過我問大家一句話,不知道有誰聽過辦法事有神明降臨的?還讓大家看到神言、神影的?」眾人面面相覷,都說沒有。

「是的,這正是我們的法力高深的緣故,只是今日小徒弟犯錯,唸錯經文,恰巧三太子經過,這才降臨開示,不是我們亂作法事!」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他急著要開口辯駁,道士們卻要大家跪下,以免誤了往生者作法事的時辰。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道士已經接續未完的法事。

鑼鼓喧天之後,在休息時,道士們說為了表示歉意,決定在出殯日加送一場法事,不另外收費。嬸婆們、姑姑們聽了不住口的稱謝,還直稱讚這廟的道士法力高強。

剎時,他覺得自己是笨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