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7年3月20日

誕生

颱風。今年有三個颱風過門不入了,這一個珍珠颱風,會影響兒子的誕生嗎?萬一颱風來,老婆要生了,怎麼送去醫院啊?兒子你可真會選日子啊!

電視和網路都開著,監視著所有有關颱風的消息。外面沒有風,香茅草修長彎曲的葉子動都不動。「要去醫院了嗎?」「有點痛,但是不像是醫生講的陣痛。」相對無言,一分鐘又一分鐘的過了。

已經洗好澡了,數位相機準備好了,證件齊了,就看兒子的意思了。颱風沒啥消息,因為移動的很慢,我望望老婆的肚子,問:「要去醫院了嗎?」老婆的回答顯出她的不耐煩。自己也覺得問這句很囉唆,可是此時此刻的先生該做什麼我也不知道。還是別惹孕婦生氣,我想。

十點了,遙遠的等待之後,兒子的腳步終於加快了,老婆說可以去醫院了。事情總算是有一點變化,感覺可以結束無聊的等待。

二個護士在聊天,討論員工旅遊該去哪裡。我問了一些問題,還算有耐心的回答我,儘管臉上寫著「又遇到菜鳥爸爸了」,但是語氣還是非常小心的掩飾著。

應該講點笑話,不然很悶。但是面對一個肚子痛的女人,很難想出合宜又好笑的笑話,講的不好是很危險的,恐怕一時的怒氣,會對我的精神和肉體產生立即性的負面影響,以及兒子日後的脾氣。「我幫你拍張生產前的照片好了,來看看和產後會差多少。」不錯,還能比出勝利的姿勢,狀況應該都還好。

十二點了,好累,好想睡。白天已經被 Adobe 的軟體搞的快累死了,現在還不能睡覺,真的是命苦。為啥不能睡?護士和隔壁床的會說這個先生沒良心,媽媽生產是多痛苦啊!他竟然可以睡成這樣子…我怎麼知道?送老婆進產房時,前一個陪老婆生完離開的先生就被這樣講。我承受不起這個罪名…不曉得咖啡對現在的我是不是一種好選擇。

開始認真的思索這件事,喝了,能撐到幾點?萬一撐不住睡著時,兒子剛好要生,那不是白撐了?如果生完大家一起睡,當然是再美好不過了,可是運氣會這麼好嗎?這樣想來想去,又熬過了十來分鐘。

護士第二次確認狀況,還沒到進產台的時候,老婆雖然覺得不間斷的痛很難忍,可是也沒辦法,看我快不行了,還是叫我睡了。我遲疑了好一會,護士也暗示應該可以睡一會兒,我才小心翼翼的躺下睡著了。

真的睡著了~睡著~睡著,雖然冷氣有點冷,還是睡著了~把 Adobe 帶來的疲累一點一滴的驅逐出身體~不過心頭還是記著兒子快生了,所以大約二個小時後又醒來了,趕快問一下狀況,以免自己出狀況。陣痛比較頻繁了,經過護士確認後,還是不能進產房。「為什麼?」我問。「進去還是要等啊!不是進去小孩子就會出來!而且產台比較不舒服。」嗯,這個問題還真的是很白痴。

「小胖子,去問護士,打無痛分娩要辦什麼手續。」點點頭,去問了一下。也沒啥手續要辦,只是護士說現在算大夜班,麻醉醫師只有一個,可能要等,因為他現在準備為其他病人動手術。這麼巧?我不自禁聯想起衛生署推廣自然產的事,覺得很像在唬我。但是,誰叫我們要倚賴醫院和醫生呢?覺悟吧!

老婆一直要求要無痛分娩,護士拚命的安慰,說她和胎兒的狀況,很快就會生,沒問題的。在我看,應該是在進行拖延戰術。可是,我能說什麼呢?只要醫生來,我除了乖乖簽名,還能做什麼?可見一個父親在產房內是多麼沒有用處,但是不能因為沒有用就不待在這裡,那鐵定是會被定罪,而懲罰就是會被到處傳頌,直到上天堂報到為止(也許還不能)。

護士終於說可以進產台待產了!以為應該很快,結果還是等。四點多了,緊張幫我把瞌睡蟲趕走,相機待命中。所有醫護看到我帶著具有錄影功能的相機,似乎有點不自在,我的疑心病就起來了,決定全程錄影,以免漏了啥證據,到時候吃了虧。

陣痛開始了,「用力!」醫生也只能這樣講。「很好,狀況很好,妳的體力夠,沒問題,在用力!」我只能找各個角度,清楚拍下過程,一直想起 NCIS 影集內的蒐證技巧。

叫聲,加油聲,要求遞送醫療物品的聲音充滿在產房。終於有人哭了!準備為這件事做個 ending 。醫生忙著處理老婆的傷口,我趕快去盯著兒子,相機找好角度拍著。護理師的動作很快,持續地進行必要的處理,也不知道是不是相機的關係,感覺護理師的動作很細膩,拍一連串的照片後,兒子被送往嬰兒室。發覺,天亮了,颱風沒有來,陽光灑滿醫院外的草皮。

幫太太拍下生產後虛弱的臉,我們一起在病房內呼呼大睡。

兒子,中午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