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宣告

本站所有的內容均由本人所原創,受中華民國之智慧財產權相關法律保障。如需轉載、引用或連結,請參考這裡的說明

2007年12月17日

真‧父親無双,上篇

是的,借用一下日本光榮公司(KOEI)的名作「真‧三國無双」來當作題目,好紀念我跟少爺第一次父子單獨過夜的晚上。

上週三,所長夫人跟我商量一件事,說她的指導老師要求他們這些學生週五要到台中去參加研討會,而其中最重要的演講就是她的指導老師。這個意思很明白,老師要人捧場,怕參加的人不夠不好看,最基本的觀眾當然就是自己指導的學生,這種用心,蠢笨如所長也能用左腳的小指頭意會到。

「好啊!你去啊!不要得罪老師比較好。」

「晚上會趕不回來,我要回娘家睡一覺,週六早上再回來。」

「啥?你再講一次,我沒聽錯吧?」我想,我聽錯了。

「週五晚上會趕不回來,我要回娘家睡一覺,週六早上再回來,你要單獨照顧兒子,可以嗎?」所長夫人以祈使句所必須具備的眼光再說一次。

我怎麼有辦法和少爺從週五晚上一對一的「一騎討」到週六中午前?這樣的 PK 賽我能全身而退嗎?萬一少爺不爽大哭,鄰居會不會報警說有人虐童?

請保母大人幫忙好了。

但是一個晚上要 500 元,好掙扎呀!500 元等於一個月的全勤獎金耶!每天都要很努力的掙扎起床,把少爺送到保母大人家後要趕公車、搶捷運的衝到辦公室打卡,對於搞省錢極限運動的我,哪捨得這 500 元啊?

但是,以往和少爺 PK 最常紀錄也只有四小時,沒有這種單獨過夜的,我行嗎?我自己還真的沒信心。

掙扎了一夜,決定跟少爺拚了!他是我兒子嘛!我來照顧他是天經地義的,又不是上班日的那種不得已,不找保母大人幫忙是不行的。其實,我想我是因為捨不得那 500 元。

好吧!週四晚上跟所長夫人說了我的決定,她不敢置信的看看我,小心翼翼的問我真的沒問題嗎?我只有淡淡的反問她:「不然,妳幫我出 500。」她就不答腔了。

時間很快就來到週五下班時,趕著去保母大人家接他,少爺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媽媽咧?」(平常這一天都是媽媽來接他)我就說:「媽媽上課。」少爺不懂,連問了好幾次,勉強把我的答案記起來,自己會復頌媽媽上課。

帶他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想我該怎麼跟他過這個晚上。以前還可以輪流陪他玩,或一起玩,現在全都要自己負責了,我居然想不出什麼活動可以跟他搞一晚上的。

看海上鋼琴師?不行,這樣不看電視的努力就全白費了!帶他到全聯散步到九點再回來喝奶睡覺?這樣的活動有啥意義呢?不行,可以去,但不可以太久。看書好了,順便讓他看他最喜歡的雷諾瓦畫冊。

那明天呢?早上出去吃早餐,到豆漿店混久一點,然後去便利商店萊爾富繳信用卡款,最後繞道另一個社區公園玩,然後回家看書等媽媽回來。

自己覺得這個計畫還不錯,只是執行過程略有不如人意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email 圖片:http://services.nexodyne.com/email/